English
 

管理学院研究生党团员代表 《血战湘江》观后感


7月17日下午,三伏天酷暑难耐,管理学院研究生党员代表顶着烈日,一起前往立丰国际蓝海影院观看红色影片《血战湘江》。影片真实地再现了1934年红军与国民党军在湘江上游苦战五昼夜,最终强渡湘江,突破了国民党军的第四道封锁线的伟大壮举。由于李德和博古的错误指挥,致使8万红军牺牲了5万人,只留下3万革命火种。毛泽东能够统揽全局、把握战斗方向,及时甩掉不必要的辎重,使红军战士能够快速渡江,为后续革命储备力量,夺取胜利!

国家助学贷款党员硕6058班巩文峰在观后感中写有:那是一个物质极其贫乏的时代,但红军战士们都怀揣着伟大的革命理想,无论再苦再累,也要坚持,坚守纪律,不拿百姓的一针一线。毛主席爱兵如子,将自己的药分给了其他红军战士,深深打动了我。红军战士为了成功渡过湘江流了太多的血,红五师师长李天佑为了确保中央纵队渡江,高声怒吼着“死守第一道防线”;裁缝老林毅然用双手举起了机枪支座而壮烈牺牲,同时牺牲的还有他的儿子;红军战士子弹打光之后,毅然决定与敌军展开肉搏。这些钢铁战士们用鲜血抵挡了几倍于自己的国民党部队的进攻,使红军大部队及时渡过了湘江,保存了实力。

博古和李德的“左倾”错误路线,李德一味纸上谈兵,不懂得结合中国国情来分析战争形势,执意负辎前进,导致了红军战士的大量伤亡。最后党中央及时纠正了博古和李德的“左倾”路线,汲取了这次的教训,确定了毛泽东的领导地位,最终走向了胜利。现今的美好生活是无数的革命先烈用鲜血铺就的,我们应该倍加珍惜,继承和发扬伟大的革命精神,做一个有理想、有信念的新青年!

入党积极分子代表硕6058班冀永恒以“英烈虽去,精神永驻”为题,写出下列观后感:红军在第五次反围剿失利之后,被迫进行战略转移,而湘江战役是红军长征以来的首次重大战役,中国革命遭遇重大挫折。这次湘江战役的教训是惨痛的,是令人痛心的!

首先,在这次战役中,充分展现了我们红军不畏强敌,英勇顽强的革命精神。尤其是彭德怀的的第十八团为了守住新圩,战直最后一兵一卒,七百多人全部壮烈牺牲。英烈已去,精神永驻。中华好儿女,他们是我们的楷模,他们是我们的榜样。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英烈们用他们的血肉之躯为新中国的建立开拓道路,为了人民的解放谱写了一首首壮丽的凯歌!

其次,王明“左”倾冒险主义错误军事路线给党和人民造成了重大的损失,以李德为首的军事领导小组,不考虑实际情况,生搬硬套,错误指挥,不从实际出发,致使革命军队遭受重大损失。李德、博古等人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同时,李德排挤打压提出不同意见的革命同志,尤其是毛泽东同志。事实证明,毛主席的判断是正确的,是有远见的。

最后,实践证明,毛泽东提出的军事路线是正确的。毛泽东提出了改变行军路线、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前进的建议并被接受,进而提出改变红军战略进军方向的正确主张,为不久后接连召开的黎平政治局会议和遵义会议打下了坚实的政治和思想基础。从而在危机时刻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挽救了中国革命!以毛泽东为核心的第一代领导集体为新中国的建立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向先烈致敬!

团员代表硕6060班岳小雪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在观后感中写出:看完这部电影,我好像懂了,为什么在毛主席去世的时候,爷爷会哭的那么伤心。他是爷爷他们那辈人的希望和方向,电影里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跟着毛主席就不会死!”

以前对于第五次反围剿战争的失败的了解,只有历史书里短短的几段话,“1934年10月,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中央主力红军(红一方面军)为了摆脱国民党军队的包围追击,被迫实行战略大转移,退出中央根据地进行长征。”看了这部电影,才切身体会到红军从八万人锐减到三万人是怎样一种惨烈的场面,体会到以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彭德怀等领导人当时明知中央领导方针是错误的却碍于无领导权,只能任由李德、博古的错误指挥酿成惨重代价是怎样的无力和心痛。

“在第五次战役中,由于毛泽东失去领导权,中共临时中央负责人博古采纳德国军事顾问李德的建议,放弃过去四次反“围剿”斗争的积极防御方针,将这场战争定性为国共之间的决战,采用军事冒险主义,提出了“御敌于国门之外”的口号,要求红军在根据地之外抵抗国民革命军,决定在国民党之前抢先行动,发动所有红军展开全面进攻,并争取苏维埃在全中国的胜利。”

看电影的时候不知道流了多少泪,以前一直不能体会为什么那个年代的人可以为了国家抛头颅洒热血,义无反顾从不后悔,但看电影的过程中好像明白了,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没有自我,只有国家。所以才有一个又一个的陈树湘、李天佑、耿飚以一敌百、敌千,坚决执行命令、守住防线、战斗到最后一秒,才会有一个又一个的战士,明知会死却绝不后退。看的时候很燃,好像自己也伸出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好像自己也一起跟这些不怕苦不怕死的红军战士一起努力一起战斗。看的时候也很心酸,明明日军已经开始侵华战争,我们却在内战,自己人打自己人。攘外必先安内,自己如果达不成统一,又谈何抵抗外敌。所以一边很庆幸,庆幸张学良、杨虎城发动西安事变,形成国共抗日统一战线,最终取得抗日战争的胜利;一边也有点难过,如果没有内战,如果最开始大家就是一起抗日,那么是不是会少死一点人,抗日战争是不是会更早结束。

以前一直因为文革时期的左倾错误,所以对某些人的印象不太好,但看完这部电影,我收回我的这种看法,功是功过是过,如果没有毛主席就没有后来抗日战争的胜利和新中国的成立,如果没有林彪的红一军团,也不会有后面的成功渡江,他们为之后的胜利所做出的贡献都是不可磨灭的。

搜了一下影评,发现豆瓣只有4.8分,6月30号才上的电影排片量也很少,不可否认这是一部弘扬主旋律的电影,它有它的不足,但也有它的价值和闪光点所在,那些恶意得差评不正反映出在信仰缺失的如今,是需要这样的电影的么?

而我,好像也理解了“五星红旗是革命前辈的鲜血染成的”这句话的意义,跟以前相比,我们现在的生活太幸福,所有,即使遇到再大的困难也没有什么好埋怨的,与那些在战争中浴血奋战的战士相比,我们的困难真的不算什么。努力吧,努力实现自己的价值,努力为这个社会、这个国家做出一点自己能做的贡献。

刚刚完成与香港城市大学联合培养,准备毕业答辩的博1337党支部吴勇观后写到:电影《血战湘江》塑造了以毛泽东为代表的红军领导人的光辉形象,深刻揭露了“左倾”错误给红军造成的惨痛损失,生动反映了红军将士特别是三十四师官兵顾全大局、勇于牺牲,奋力掩护中央红军渡过湘江的英雄事迹。

历史上,湘江战役是红军长征途中打得最惨烈的一仗。战场从雷口关血战,到新圩争夺战、再到枫树脚争夺战、蒋家岭突围战等大小战役已经多得数不清了。不管是阻击战还是突围战,无论是中近距离攻守还是近身搏杀,抗日战士都无惧生死,为了祖国的明天,为了子孙后代的美好生活而奋战。如果这些牺牲的战士泉下有知,中国人民的生活越来越好,国家越来越强大,我想他们会感到欣慰吧。

在看完这部电影后,我对有些画面印象特别的深刻。影片中,每个红军牺牲的故事都感人至深:营长林有国血战中歼敌无数,中弹后与给他当枪架的父亲林裁缝一起倒地,他给父亲整好军帽,两人为是红军的一员而感到骄傲;师长陈树湘受重伤,肠子流出,竟亲手扯断,誓死不当俘虏,捍卫红军尊严……他们每个人都为伟大的长征精神增添了耀眼光芒。

要说这个是世界上,什么东西最可怕,那就是死亡了。但是中华民族是伟大的民族,中国人民是最坚强的人民。在国家解放与人民安康的面前死亡对于抗日战士来说是根本不值得一提的。他们用他们的生命换回了祖国的未来与明天,我们年轻人生长和平时代,要以先辈为榜样,发扬红三十四师英勇牺牲的大无畏精神,积极拥护党中央深化改革等一系列措施,在中国梦的伟大征程中做出新的成绩,交出优秀答卷。

博1336党支部书记马宁在观后感中写到:2017年7月17日下午,学院组织党员集中观看《血战湘江》电影,重温党在革命年代浴血奋战的历史,通过影片学习的角度给全体党员上了生动一课。

湘江战役,因为其主要战事发生在广西全州,中央红军从瑞金出发,连续突破三道封锁线后,蒋介石调动40万兵力,分五路布成前堵后追、左右侧击的态势,希望在湘江东岸与红军决战。湘江一战,中央红军付出了空前惨痛的代价,由从江西出发时的8.6万人锐减至3万多人。自开始长征以来,中央红军以通过广西境内时的损失为最大,伤亡不下两万人。但红军硬是从国民党军重围中杀出一条血路,其大无畏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在湘江血战中再次浴血升华。电影以实景拍摄真实再现湘江战役,炮火连天、血流成河,场面惨烈、震撼,展现了红军将士满怀对革命的无限忠诚、对党的坚定信念,在巨大困难和强大敌人面前,不怕任何艰难险阻,不惜付出一切牺牲,坚决执行命令的革命精神。

在观看电影的过程中,好多场景都使我感动,甚至多次留下眼泪。当看到红军战士和国民党军士在数量上巨大的差距时,所有战士没有害怕,也没有退缩,将身体围挡成为最后一道防线,我看到了将士们的大无畏精神。当由于领导人李德和博古的错误指挥,没有根据中国实际进行战略部署时,我的内心特别难受。当毛泽东主席由于领导人的错误决定,但是一次次不放弃去表达自己的想法和建议,即便得不到采纳,却依然贯彻执行中央决定,我看到了共产党员的忠诚。当共产党员经过农家时,不拿农民群众的一针一线,甚至是一个馒头,我感受到了共产党员的纯粹。当共产党员经过浴血奋战,拨乱反正,召开了遵义会议,确定了以毛泽东主席为核心的中央领导集体,我看到了共产党员的信念和信心。

这次观影有着非常重大的教育和学习意义。不仅使党员真切感受战争的残酷与和平生活的来之不易;更能让所有党员去体会我党的坚定信念和优秀品质。在当期时期,我们正处于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时期,这是在新时期进行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挑战的重要任务。我们一定要坚定信心,珍惜美好生活的来之不易,在学习和工作中要做好本职工作,为国家发展社会进步贡献自己的力量。




供稿:管理学院学生教育与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