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吴榴官老师


吴榴官老师

她曾经是一位在教务处工作的老师,工作很认真,也很负责。她向我们讲述了30年前管理学院成立之初的不易。开始没有办公的地方,几个负责人争取了一个小办公室。当时他们没有资金,向各方筹集钱款去买与管理有关的书籍。在汪老的领导下,积极发展管理学院,培养优秀管理人才。在此期间她对学生们关爱有加,对每个刚来管理学院报道的学生,都会亲自去看看他们住宿的地方,确认他们住的好、吃得好,深受学生们的喜爱。现在虽然退休了,但是依然对交大、对管院有着深深的感情,关注着他的成长。她一直强调自己虽然不是第一批西迁的人,但是却是西迁坚定的支持者。


采访节选:

我不是西迁队伍里的,我是在后面一步才到的,作为一个西迁的支持者,参加了交大的建设和管理工作。我原来在学校里是负责管理教学与课业处的工作,过去教务处、课业处和研究生都是在一个处的,后来才分开,分开以后我就离开了原来的工作。1982年,管理学院成立的时候,我就过来参与管理学院的筹备工作。当时我们人比较少,只有陈敬贤老师,李怀祖老师,徐少磊老师等七八个人。我们一共两个行政管理工作的人,加上几个后来留下来的工农兵学院的人,像魏明堂老师,张增祥老师,当时他们从基建系本科毕业以后留下来的,当时还有郭仲选老师,可能你们都不熟悉了,把他们留在管理学院当作年轻教师培养;我们又去别的大学要了五六个老师。当时我们管理学院成立的时候师资力量很缺乏,因为缺乏师资,当时我一个人负责了管理学院筹备的诸多事情,行政方面的事情,教务上面的事情,对外联络方面的事情等等,都是由我一个人负责,老师需要的物品、课程、教室等等,全部都要管。后来1985年,第一批招收本科生,只有一个班。当时学校没有给我们办公室,没有桌椅板凳,我们第一次开会是在信控系过道的空地里,找了几张凳子就开了一个会议;后来没办法就到处借地方,到电机系的一个空闲地方借凳子开会。当时管理学院成立时真的是一穷二白,后来过了几个月,汪老师和我到处想办法,找学校课业处的处长,因为汪老师和机械系的关系比较好,后来从机械系借了五间房子,我们管理学院才算是安下了家。邀请了全国几个有名的管理方面的教授来开会,有清华的、还有国外的,借别人的地方。后来人家到我们这儿来,当时我们自己都没地方待,后来蒋忠欢老师(后来到人大当副院长)和朱老师两个人一起筹备,找了一部分人,第二年还开国际会议,在中兴楼,因为当时是借的别人的地方嘛,就这样在管理学院马上成立了管理工程系,在外面开会的,我们就把管理工程系的牌子挂起来,当时学校刚同意,我们就赶紧连夜做了一块这个牌子:管理工程系,和机械系一起放在大门口。因为机械系也是一个大牌子,当时都叫系,不叫学院。管理工程系算是成立了,后来成立了一个管理工程教研室、经济管理教研室、系统工程教研室,这样几个教研室也算起来了。后来慢慢又分,第二年又分成两个系,管理工程系和经济管理系,然后一个系统工程研究所,这样三个部分。这样弄成以后,1985年开始招收本科生。那么现在本来留在学校的一个梁磊的老师,可能你们都不知道,调到浙大去了,他原来是在这边。他本科留下来的,当时本科生很少,当时我们全国第一个招收正式的四年制的本科生。然后接下来就年年招生,专业也成立了好多,经济方面有经济管理的、国际贸易的、外贸法律专业的,管理工程、工业管理、商业管理什么的就一个个都起来了。84年成立管理学院,管理学院成立就这么个过程,去年管理学院都30周年了,说起来也很快,30年都过去了,那个时候我也就是刚50来岁。

汪老师那边有个目标就是无论如何我们要把我们的管理搞到一流水平,要把我们管理学院弄得更好。现在情况也是要和国际接轨,要和国际上靠的更近一点,不能离得太远,助力我们国家经济发展的需要,这就是我们的目标,我们大家所有上上下下的人也都是在围绕这个观念进行着,所以当时就说我们这个精神,是老一辈的精神我们要继承下来,当然我们那时候条件太差,现在条件好了,效率更高,你们搞的事情更好,比我们搞的更好,我们也很期待着管理学院将来发展的更好,这个出人才、出成绩,为我们国家的经济管理需要贡献力量。因为经济是发展的基础,经济不发展上去国家要富强就是空话,经济要搞起来没有先进的管理那也是不行的,跟不上管理那整个经济就垮了。